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陛下,廢后是條龍 起點-第七十一章 危急關頭,各懷心思閲讀

陛下,廢后是條龍
小說推薦陛下,廢后是條龍陛下,废后是条龙
大火来势凶猛蔓延的非常快,一下子惊动了所有人,就连宫外的大臣统统都被惊醒,忙不迭的穿上衣物紧急叫人朝着皇城赶去。
太后来到坤宁宫外,看着熊熊火焰有着气吞山河之相,就连周边楼阁都受到波及,宫中之人迅速逃离,却唯独不见楚鹤轩和凌陌裳。
她连忙问:“陛下呢?他在哪?”
替嫁棄妃覆天下
“陛下和娘娘还没有出来……”宫人小声开口,不敢直视太后的眼睛,怕她的怒火会波及自己。
“混账!要你们有什么用?还不赶紧去救人!”
不用太后怒斥,宫人们早就在竭力救火,可这火和寻常见到的火似乎不太一样,用水怎么都浇不灭,非但不灭还越发迅猛,转眼间就将整个坤宁宫吞没,实在不敢想象被困在里面的人能否活下来。
可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们都必须要想办法将人救出来,那可是大周的地方,若他出事,整个大周就要变天了。
为了能灭火,几乎调动了宫中所有人,再远的水井都有人去打水,尽可能的将能运过来的水都运过来。
但他们运水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火势蔓延的速度,何况这火还不怕水,不知浇了多少水才勉强阻止了一角的火势继续蔓延,可与整个坤宁宫比起来不过只是冰山一角。
禁卫军纷纷将棉被打湿披在身上,不顾一切的冲入火海,在一片大火之中搜寻着楚鹤轩他们的影子,但这样也维持不了多久,冲进去仅能待几刻钟棉被的水就彻底干涸,只得返回换下一批进去。
宫中后妃得知消息不约而同的赶来,尤其是师鸿雪,原本听到坤宁宫大火正幸灾乐祸,哪知宫人却告诉她,楚鹤轩也在里面,她由喜转惊,顾不得手头之事,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坤宁宫,随手抓住一个救火的宫人便问:“陛下呢?他还在里面吗?”
“皇贵妃娘娘,陛下他……确实还在里面……”
“连陛下都保护不了,要你们有什么用?”师鸿雪气得一把推开了宫人,冲着他怒吼道:“若是陛下有事,本宫要你们生不如死!”
“娘娘,您先冷静点,禁卫军都在,陛下肯定不会有事的,而且太后还在那边呢。”浅葱怕她太激动小声提醒了句,可师鸿雪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太后,她心里只有楚鹤轩,很担心他现在的情况。
这时其他几个嫔妃也赶了过来,一看到坤宁宫的大火吓得花容尽失,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,吵得人心烦意乱。
特别是李妃,惊讶之余还不忘给凌陌裳使袢子,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,她说:“该不会是谁想刺杀陛下才用了这种方法吧。”
星官图
她这话分明意有所指,娴妃会意,附和道:“无端起火肯定有问题,一定要严查。”
“陛下生死未卜,你们倒是很有闲情雅致,居然在这跟本宫扯其他事?是不是陛下的安危你们一点都不在意?”
哪里想到他们一个个居然不是最关心楚鹤轩的安危,反倒第一时间想着如何给凌陌裳定罪,虽然师鸿雪也确实很厌恶凌陌裳,但比起楚鹤轩的安危,其他之事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被师鸿雪呵斥李妃面子上挂不住,小声辩解道:“我们当然担心陛下了,只不过担心也没用……”
“既然担心,那就进去救陛下,让本宫看看你到底有多担心。”
“皇贵妃说得倒是轻巧,你如此在意陛下,为何自己不去?”
本来就是最关键时刻,他们几个人还在那吵,其他宫人又不敢搭话,这会儿都忙着救火呢。
太后一听他们还在吵架,走过来呵斥道:“都什么时候你们还有这种闲情逸致?统统都给哀家救火去!”
随着太后一声令下,几个人愣愣的散开来,跟随其他宫人一起提水救火,只不过效率太低,有的甚至连水桶都提不起,只有师鸿雪看到禁卫军披着浸湿的被子往火海里冲,便跑过去从他们手中夺走被子竟然要自己进去。
看到这一幕浅葱吓坏了,忙去阻拦,“娘娘,您冷静点,即便您进去了也未必能救陛下,反倒还会拖累他,还是交给禁卫军他们吧。”
师鸿雪看了一眼浅葱,语气异常坚决,她说:“你让本宫在这里等着,对本宫来说只是无尽的煎熬,本宫要与他同生共死。”
熊熊火焰在不断灼烧着,像是一头洪荒猛兽疯狂吞噬着一切,炽热的火光映射在师鸿雪脸上,她眉眼凌厉神情坚毅,毫不犹豫的将浸湿的被子盖在身上朝着火海冲去。
“娘娘!”浅葱被她的义无反顾给惊住了,这后宫中又有几人敢真心相付,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实在少之又少。
眼看师鸿雪就要被火海吞噬,不想一个影子飞快窜出来,生生将她带离火海并朝着她后颈落下一记手刀,师鸿雪便晕了过去,随即,飞鹰将师鸿雪交给了浅葱,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后,离去继续救火。
浅葱愣愣的抱着师鸿雪,心脏加速跳动着,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,她差点就再也见不到自家娘娘了。
此刻宫外大臣纷纷赶来,不想才入宫门就被齐王府的人给拦住了,他们皆身穿护甲手持长枪,一看就准备有序。
齐王敢在这个时候控制皇城入口,想必定是有人事先给他通风报信,这时的皇城守卫最为薄弱,大部分禁卫军都前去救火,只留下少部分人在此镇守,但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拿下皇城,齐王兵力绝对不容小觑,如此大范围豢养府兵乃是大罪,齐王如此不计后果的显露出自己的野心,怕是认定了楚鹤轩难逃一死。
如此情况之下,有不少大臣开始动摇,朝堂一旦易主,若不慎站错队,那将是万劫不复,此刻无论动亦或是不动都不是最佳的选择。
就在这时,其中一位老臣,户部的张大人站了出来,质问齐王,“王爷这是何意?难不成要造反吗?”
他字字铿锵态度强硬,与那些畏首畏尾朝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明明都是些年轻官员,却远不如他这个老臣有血性。
总裁老公,太粗鲁 水嫩芽
当年立储之争,大周皇室发生了太多事,不少三朝元老隐退的隐退,追责的追责,至今已聊剩无几,虽涌入不少新鲜血液,但比不得元老来的忠心。
如今危难关头,却只有一人敢站出来,实在有些可笑。
或许正是因为张大人敢于直面齐王的雷霆之威,使得其他人也纷纷动摇,向齐王投以质问的目光。
然,齐王虽不算聪明,但也不傻,他既敢领兵入皇城自然有所准备,面对张大人的质问,他冷笑道:“本王自然是为保护陛下而来,坤宁宫大火绝非偶然,本王断定必是有人蓄意谋害陛下,越是这种关头越不能放任何人离开皇城。”
说着,他眼神凌厉了几分,扫了眼诸位大人,厉声反问:“你们怀疑本王造反,本王倒是想问问,若是放任刺客逃出皇城,此等罪责你们承担得起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