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异能 南風入我懷: txt-第七十七章閲讀

南風入我懷:
小說推薦南風入我懷:南风入我怀:
南风再见皇后。
说实话,南风真不想见皇后。自己得罪皇后太深,见她总有一种要被算计的感觉,很不好。
但既然是皇后,自然不是你想见就见,不想见就不见的。好在皇后并不是单独召见自己,还有云霓郡主和鲁国公夫人。
知道还有这两人,南风略微放心了些。应该是好事,云霓郡主近期在京城开了家女子艺馆,教女子刺绣等技艺,教给女子一些谋生手段,广受平民女子的欢迎及好评。而鲁国公夫人,前些日子捐了一大笔款子,给南方受水患的百姓重建家园。
南风猜,皇后此次召见,应该是给三人嘉奖的,毕竟自己去北祁,德荣帝没有给过奖赏,这不是奖惩分明的德荣帝的风格。
果然,皇后召见期间,说了很多褒奖的话,并赏赐了不少好东西,听得南风眉开眼笑。
相对于南风的眉开眼笑,皇后的表情就淡多了,不过还是挺温和的,话不多,但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。
南风倒是理解皇后,自己就不用说了,鲁国公夫人向来特立独行,有时候连皇后的面子也不给,两人的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,云霓郡主半年前因为亲事和皇后也闹得有些不愉快,皇后的侄子想与云霓郡主结亲,皇后自然乐见其成,便下旨赐婚,却不想云霓郡主当场抗旨,这事后来闹到了皇帝那里,结果居然是皇后吃瘪,还被德荣帝训斥了一顿,亲事自然没成。
三人与皇后都多少有些芥蒂,皇后自是不愿给她们好脸色,但因德荣帝的吩咐,又不得不强打笑颜,努力找些话题,说些好话,偏偏这三人都木头似的,少有反应。
皇后终于不耐,正要说些场面话,早早打发了三人,这时一名宫女突然急急地跑了进来,皇后刚要训斥两句,那宫女却突然跪了下来:“皇后娘娘,宁妃薨了。”
皇后霍地站起身:“你说谁,谁薨了?”
宫女再次磕头,声音中已带着哭腔:“回皇后娘娘,宁妃,宁妃薨了。”
这宫女应该是宁妃的人,说话间已是泪如雨下,皇后还是有些不敢置信:“宁妃怎么就薨了,昨个儿我去看她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皇后脸上的神色突然大变:“那她的孩子呢,孩子——”
宁妃肚中的孩子才七个月,母亲死了,孩子自然不可能活,皇后颓然地松坐下,指着正极力忍住泪水的宫女:“宁妃是怎么死的?太医怎么说?你给我说清楚!”
“太医令说,说是中了毒。”宫女整个人都在发抖,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后来俞太医也来了,确认是中毒,已经没气了,孩子也没了。”
“中毒?”皇后再次惊得站了起来:“谁下的毒?谁的胆子这么大,居然敢给宁妃下毒,还害了皇子,是哪个胆大包天的?”
宫女萎缩着不敢说话,皇后更急了:“到底是谁,难道要哀家打你板子你才敢说?”
“也不知是谁下的毒,娘娘孕后吃食就十分小心,都是贴身宫女伺候的,而且也有专人试毒,按理不应该中毒,不过——”宫女顿了顿,皇后追问了一句,她才壮着胆子继续往下说:“娘娘中毒前,祁贵妃来过,两人还一起吃了点心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皇后一口否认:“祁贵妃和宁妃交好,两人情同姐妹,不可能会下毒,是不是你们这些做奴婢的心生歹念,却将罪责推给祁贵妃?”
“不是的,因着宁妃娘娘怀有皇子,所以奴婢们都是特别小心,每桩事情都是两人同时处理,互相监督,且奴婢们的身家性命都与宁妃娘娘和小主子连在一起,害了主子就是害了自己。”宫女砰砰磕头:“还请皇后娘娘眀查。”
“罢了,你先起来,带我去重华宫。”皇后眉头深锁,南风等几人连忙起身送她,皇后看了三人一眼,笑了笑:“原本还想留你们多说会儿话,现在看来也不行了,我这有事忙,你们先出宫吧,等空了我再宣你们进宫。”
南风几人连忙应了声是,跟在皇后身后出了大殿,重华宫出了大殿左转,南风等人出宫右转,皇后左转,南风等人弓着身子送她,皇后走了几步,突然又回过头来:“夏大人——”
南风连忙上前几步应是,皇后看着她,似笑非笑:“皇上夸你是当世的神探,断案如神,今个儿也是巧了, 正好你也在宫里,便随我一起去重华宫看看,把这谋害宫妃和皇上子嗣的奸人揪出来,也算替皇上分忧,替宁妃报仇。”
南风应了声是,跟在皇后身后朝重华宫走去,心中却是暗暗叫苦:这后宫的是是非非,实在不是她一个三品小官所能参与的,更何况,涉及的三个人,皇后、祁贵妃、宁妃,不是当朝国母,就是皇上的宠妃,更何况涉及了后妃和皇上子嗣的生死,弄不好,自己连命都要搭上,实在是一桩苦差事。
既然躲不过,但就迎难而上吧。南风的脑中掠过这三人的是是非非、恩怨情仇。
清音皇后并非德荣帝的结发妻子,德荣帝的结发妻子,后来被追封为慈德皇后,在德荣帝登基前就因病去世,清音皇后随后嫁给了当时还是康王的德荣帝。在清音皇后的母家的全力支持下,德荣帝最终在皇位争夺战中胜出,清音皇后也随即被封后。
因着慈德皇后的死有些蹊跷,坊间一直有传言,慈德皇后并不是病死的,而是为了给清音皇后让路,被人害死的。不过到底是德荣帝还是清音皇后动的手,却是没有定论。
因着清音皇后母家为德荣帝上位立下了汗马功劳,德荣帝对其母家徐家一直不薄,对皇后也很是尊重。但这徐家却是人心不足蛇吞象,尤其是在徐老爷子过世后,两个儿子都不成器,却还妄想着把持朝政。这时的德荣帝早已不是当初要靠徐家上位的康王了,不过是念着名声和旧情,没有痛下杀手。却不想,徐家这二位将皇帝的忍让,当做无能,后居然干起了卖官的勾当,被德荣帝抓了个正着,虽然看在皇后的面子上,不过是降职降薪,但诺大的徐家已呈现出衰败之态。
这清音皇后,原本也是个泼辣我行我素的名门贵女,嫁给德荣帝后,也不改脾气,与德荣帝经常因为小事争吵,两人的情分也是越来越薄。不过清音皇后在两位兄长被贬后,似是突然醒悟了,收敛了脾气,也不再拈酸吃醋,对宫妃也和气宽容了许多,和德荣帝的感情也慢慢恢复了。
至于祁贵妃,据称是德荣帝的头号宠妃,德荣帝这么个有原则的大佬,据说为祁贵妃多次破例,恩宠可见一斑。
不过南风对此表示怀疑,她听说这位祁贵妃,脑子简单,脾气不好,就是个炮仗,见谁怼谁,怼天怼地,唯一拿得出手的,就是惊人的美貌了,但就算再美的人,也有审美疲劳吧,更何况是雄才伟略的德荣帝,而祁贵妃,几年来恩宠不不断,实在让人费解。
假面娇妻
南风想,皇后的想法估计和自己类似,也不觉得祁贵妃是德荣帝的真爱,否则,以她的小心眼,不可能对祁贵妃是这种态度。早年德荣帝的几个宠妃,不是被害,就是被打入冷宫,清音皇后从来不是个善茬。
至于宁妃,是和祁贵妃一同进宫的秀女,祁贵妃一路晋升至贵妃,而宁妃,却是安安分分,今年因为怀了龙种才升至宁妃。
这就很有意思了,两个人同时进宫,一直恩宠不断的祁贵妃从来未有身孕,而偶尔承恩的的宁妃,却怀了孩子——当然,初看并没有什么问题,或许是两人的身体造成的,但将所有的细节都联系起来,也许会让某些人不淡定了。
现在宁妃死了,从目前的情况看,祁贵妃很可疑,但综合考量各方利益,皇后才是最终得益者。会是皇后设的局吗?
南风觉得涉身其中的自己,也是待宰的羔羊。